品读培伦

于陈培伦相识源于书画。培伦处事做人一向勤奋低调、真诚爽快,读培伦的作品就如同与他交流,朴实诚恳。他的作品充满诗情画意,格调清雅,极富感染力而又让人回味无穷。
培伦长期以来尊崇传统、师法自然,画风喜宋元诸家及清初“四僧”,悉心揣摩,且遍历黄山、青城、峨眉等名山大川,甄取自然造化之气,融会贯通,中得心源,以中国笔墨充分释发对山水艺术的理解。
以怎样的笔墨和精神去提炼并表现山水,是中国山水画艺术永恒的课题,也是培伦不断探求的目标。从培伦的众多作品可以看到他始终以笔墨作为媒介,注重对生命与气象的关注,追求“传情、达意、生韵、寄理、抒心”的艺术目标,使笔墨成为表达审美取向的最好载体。从而我们不难发现他在继往开来中的笔墨方向与艺术定位,以及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。他的艺术特点之一是使传统笔墨符号时常隐显于他的作品之中,但这绝不是直接套用,而是在理解中突破,在固守中解放,以获得自由的艺术表现,师古法而多变化。他十分注重对笔墨的运用,将目光投注于审美取向与美感品质之中,通过解读自然山水之性情而构筑艺术境界,使作品充满了生息与包容,虚实结合,简繁并用,干湿渗化,黑白变幻,无论荒村古渡、断涧寒流、怪岩层树,还是一丘半岭、远江长河,万水千山无处不充满诗意。
“外师道化,中得心源”,意境深邃、幽远、浑厚豁达是他作品始终贯穿的艺术主旨。他善于立意。立意是运用笔墨营造意境的首要前提,是一种对自然事物认识的结果,是对事物感知认识上的高度炼括与升华,直接决定着艺术作品所生成的意境,也决定着意境的审美取向与价值体现。他的作品以笔墨意象符号所营造出的并不是具象的再现与模仿,而是他源于对自然感悟体验与渐悟表达,高度把握自然与人的精神互动与交流,体现“天人合一”的崇摹,形成了人与自然的生命共鸣。
他用自己独特的艺术灵性不断诠释着大自然所赋予他的才情,他用写意的方式保持着对自然的敏感与领悟,也体现出他对主观意识与精神层面的把握,作品或大气磅礴,饱满厚重;或空灵逸秀,造化云集;或风采飘然,情韵连绵•皆含大千万象,气韵生动,尽得山水造化之势。它们有性情、有气度、有生机,都在诠释着他独特而不可重复的艺术情志,是生灵与感知所发挥出无可化解的韵味与诗情,浸透着他对自然、生命、美与诗意的思考。作品成为他言情明志的载体,给我们一种特有的慰藉来不断满足我们内心久已存在的审美需求。通过那散淡无心的用笔及运用自如的墨趣,山与水,云与雾,树与烟,那富有图式章法的构成,使画面充满了活力与生机,无不弥漫着浓郁的诗情画意和时代气息。自然幽深和空灵飘逸的笔墨融合其深厚的传统文化根基,构成了他作品中特有的艺术美感与诗意情怀。其作品重于表现探求本源,将顿悟融于其中,在物质文化多元性的艺术中探索自己的品味与取向,并不断蕴蓄运化而升华。
培伦勤奋不懈,由画室取名“磨锥堂”可见一斑,其今日可喜的艺术成就确系磨锥成针的执着追求和历经辛苦的写照。不断追索中国传统经典艺术的实质,以笔墨精神来表现内在的心境,显示出培伦不同反响的才情与智慧,也预示着他美好的未来。愿培伦所磨的艺术之针更加锋利,在求索的艺术大路上收获更多。

返回